当前位置:新余在线 > 内蒙古伊金霍洛旗,生态水系美了一座城

内蒙古伊金霍洛旗,生态水系美了一座城

  内蒙古伊金霍洛旗,生态水系美了一座城

  内蒙古伊金霍洛旗,生态水系美了一座城

  伊金霍洛旗地处毛乌素沙漠边缘,历史原因和地理因素曾经为伊金霍洛旗的生态建设出了一道难题。为答好这道题,他们从水资源综合利用上寻找突破口。

  本报记者 张景阳

  近日,内蒙古鄂尔多斯市生态环境局公布了伊金霍洛旗的环境空气质量和水环境质量数据,在国家生态文明示范旗创建指标中,伊金霍洛旗的生态生活指标和生态文化指标达标率均为百分之百。

  夏日夜晚,漫步在伊金霍洛旗政府所在地阿拉腾席热镇的街道上,美轮美奂的音乐喷泉与延伸数百米的楼宇外立面亮化相映生辉,各色灯光巧妙点缀于公园林间草中,游人或漫步水上栈桥,或流连在林间小道,健身、散步、赏花、观景、戏水,勾勒出一幅如诗如画的鲜活图景。

  昔日的黄沙腹地一座城,现在的“三河两湖”内外循环的环城生态水系,伊金霍洛旗因水成街、因水成路、因水成景、因水成园。

  两个难题催生生态战略构想

  伊金霍洛旗地处毛乌素沙漠边缘,属半干旱向干旱过渡区。这里常年干旱少雨、风大沙多、日照强烈,年内大风天数平均26天,年平均降水量343毫米,年平均蒸发量2351毫米,是典型的资源性、工程性和结构性缺水地区。

  随着城市化进程加快,伊金霍洛旗原有水域空间受到挤压。城市河湖连通性一度遭到破坏,致使掌岗图河、柳沟河、东西红海子等城市水体生态水量不足、水体流通不畅、湿地面积萎缩,造成生态功能退化、承载能力下降、人水关系分离等诸多问题。

  “历史原因和地理因素曾经为伊金霍洛旗的生态建设出了一道难题。答好这道难题,我们只有从水资源综合利用上寻找突破口。”伊金霍洛旗圣圆水务公司副总经理赵建刚说。

  煤炭是伊金霍洛旗的主导产业,在为地区经济发展提供强劲支撑的同时,产业也带来了一系列衍生问题,其中以疏干水问题最为棘手。赵建刚介绍说:“煤炭在开采过程中会产生大量的矿井疏干水,对煤矿企业来说,疏干水利用好了是资源,利用不好就成了负担。”

  伊金霍洛旗很多煤矿在实际开采过程中,疏干水涌水量大小不一,有超过40%的煤矿,疏干水涌水量超出煤矿自身综合利用量。

  城市缺水,矿区弃水,这是一对矛盾,却同时催生了伊金霍洛旗建设城市生态水系的战略构想。“这一战略构想,旨在将矿区疏干水变废为宝、引水入城,实现资源化利用,从而有效化解城市‘水从哪里来’和矿区‘水往哪里去’的两难问题。”赵建刚说。

  用好疏干水,算好生态账

  2018年3月,伊金霍洛旗城市生态水系建设正式拉开帷幕。全旗首先启动实施了“三河两湖”河湖连通水系工程,对掌岗图河、柳沟河原有河道进行了全面疏通清理,建成东西红海子连接线3公里、高层区到东红海子排涝沟1.2公里、东红海子到乌兰木伦河下游排洪沟4.468公里,建成蓄水湖8个,累计挖填土方288万立方米,基本形成了以“三河两湖”五大水体为轴心的环城水系框架。

  旗委政府与疏干水集中利用条件较好的11座煤矿进行了积极沟通协商,利用富余的疏干水作为水源补给,铺设输水主管网115.6公里,铺设煤矿至主管网输水管网19公里,建成2000立方米蓄水池9座、7000立方米蓄水池一座、加压泵站3座,打通了从煤矿至“三河两湖”的引水通道,经煤矿处理后达到排放标准的疏干水,可以通过输水管网输送到城市水体。

  伊金霍洛旗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副局长赵广胜说:“矿区到城区的‘水动脉’贯通后,一方面,通过疏干水的资源化利用,可以从根本上解决煤矿企业疏干水无处排放的问题,使企业无后顾之忧;另一方面,可以明显改善现有水域生态环境,有效提升城市防洪排涝能力,扭转过去‘一下雨就看海、一放晴就干旱’的局面。”

  “在城市生态水系建设之初,我们算了一笔精细的生态、经济账:近年来,全旗仅地方煤矿每年产生的疏干水总量就达到约9800万立方米,除去处理损耗和配备利用量后,每年富余疏干水量仍有7300万立方米左右,如果我们通过水系建设,将富余的疏干水全部引回来加以利用,按照工业用水均价5.5元/吨计算,这些疏干水每年就能产生4亿元效益,10年就是40个亿;按照园林灌溉用水价格4.37元/吨计算,这些疏干水每年也能产生3.2亿元效益,10年就是32个亿,而水系建设投入成本将远远小于这个数字,经济效益十分明显,因此而带来的生态效益、社会效益更是不可估量。”伊金霍洛旗圣圆水务集团公司董事长李光华表示。

  以水为基,城市有了颜值与气质

  位于伊金霍洛旗乌兰木伦河南岸的嘉泰苑小区距离市区较远,“三河两湖”建设前,小区内绿化较少,布局不合理,而今,小区内郁郁葱葱的树木和花草遍布其间,环境焕然一新,河两岸绿树成荫,映衬着湖中心的小岛,俨然一副山水画之境。

  小区居民王建国告诉记者:“以前小区离市区较远,周围的环境差,小区房子的价格也低,自从新的城建改造工程实施以来,小区内外环境变化很大,目前房子的价格已翻了一倍。”

  为了进一步拓展水系空间,2019年,伊金霍洛旗在“三河两湖”环城水系框架的基础上,启动实施了全长47.55公里的“五横六纵两支流”13条水系工程,从而进一步畅通以“三河两湖”为轴心的河湖湿地之间的连接“脉络”。

  “脉络”通了,就可以注入“血液”。赵广胜表示:“水系全面连通后,可增加水域面积约285万平方米,城区水域面积将扩大到20.3平方公里,人均水域面积达到135平方米。”

  有了源源不断的活水,城市人居环境建设水到渠成。在积极推进建设连接“三河两湖”、内外循环的环城生态水系的同时,伊金霍洛旗提升城市功能、景观再造、美化城区环境等措施也同步进行,着力打造“水在城中、城在绿中、人在景中”的生态宜居环境。

  伊金霍洛旗坚持景城水一体,充分利用水的3种形态,变水为雾、变水为冰、变水为雪,通过借景造景、构建风情水街和亲水乐园等方式,打造西山水系、掌岗图水系、王府水街等开放式水景8处,启用喷泉15处。

  形成因水成街、因水成景、因水成园的滨水环境和亲水氛围正在成为伊金霍洛旗的新特色、新名片。“以水系特色赋予城市独特韵味,让居民春赏花、夏戏水、秋游景、冬踏雪。我们充分发挥水的降温、除尘、增湿作用,在公园广场、道路节点启用雾森系统6处,着力打造‘生态绿肺’‘天然氧吧’,调节城市温湿度,改善城市小气候,缓解城市热岛效应。” 伊金霍洛旗园林局办公室主任张慧敏介绍。

  截至目前,伊金霍洛旗将城市水系与325公里中水管网接通,让疏干水和中水沿着“毛细血管”延伸到大大小小的绿带下,通过应用微喷和智能灌溉技术,在养护绿带的同时,有效降低风沙灰尘和城市噪音,实现城市清洁由“扫街”向“洗街”的历史性转变。

  同时,全旗结合城市生态水系建设,按照“舒展大气”“精美秀气”“亲水灵气”的理念,以“绣花功夫”和“工匠精神”,对中心城区5大区域、9个公园广场、28条市政道路71个景观节点绿化品质进行了精雕细琢、全面提升,新增绿地面积100万平方米,公园绿地总数达33处,中心城区绿化率突破48.4%,人均公园绿地面积达84.8平方米;硬化人行道126万平方米,铺设慢行系统25公里,城市绿道、慢行步道、骑行公园、林荫小路交错布局,一座高“颜值”高“气质”的生态小城正在形成。 【编辑:王思硕】

  • 热点文章
  • 24小时
  • 7天
  • 30天